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资源不足仍是基础研究发展的主要矛盾

资源不足仍是基础研究发展的主要矛盾

时间:2018-11-05 09:2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我国在十二五期间由中科院建议和主持发射了悟空、墨子、实践十号、慧眼等科学卫星,目前均取得了很好的成果。但是这些卫星都不是国家重大科技专项,而是部门自主投入。最近科学家新提出的目标为突破重大基础前沿的空间引力波探测、系外宜居行星探测、宇宙极
“我国在‘十二五’期间由中科院建议和主持发射了悟空、墨子、实践十号、慧眼等科学卫星,目前均取得了很好的成果。但是这些卫星都不是国家重大科技专项,而是部门自主投入。最近科学家新提出的目标为突破重大基础前沿的空间引力波探测、系外宜居行星探测、宇宙极端条件探测、宇宙黑暗时代探测等科学卫星计划的建议,由于经费量较大,都没有得到经费支持。我们在空间科学领域还缺少一个可以持续投入的国家计划支持。”会议一开始,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主任吴季就提出了基础研究的经费支持问题。
随后,全国政协常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原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杨卫公布了这样一组数据:2017年,我国基础研究经费975.5亿元,比上年增长18.5%,占研发经费总量的5.5%,但是与美国19%、日本12.3%的占比水平相比,尚有很大差距。同时,我国基础研究投入结构不合理,地方政府、企业、社会力量投入不足,企业对基础研究的投入仅占全国基础研究总投入的1.5%,占企业研发投入的0.1%。
“从数据中不难看出,我国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只有美国的1/4。因此,资源不足仍是在我国发展基础研究的主要矛盾。而制约对基础研究资源投入的瓶颈在于如何评价基础研究的长程效益。”杨卫长期从事基础研究,并在过去5年负责我国基础研究管理工作,对于基础研究的支持经费不足问题深有感触。在今年3月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期间的委员通道上,他曾提出“资助基础研究是创新驱动的加油费”。
在杨卫看来,由于从基础研究到形成市场占有的长周期性,使得人们对基础研究的长程效益缺乏耐心,管理者也没有“功成不必在我”的决心。因此,对基础研究的投入一直没有较大增长。“建议将基础研究占研发总经费的比值列入指导性指标,像上海市政府一样,争取在2021年达到10%,或达到GDP的千分之二。”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院士张杰也持相同意见。“基础研究具有长期性和不可预见性的特点,一项重大成果的产生往往是十年以上攻关,这决定了相关研究需要长期、稳定、有力度的支持。”他建议国家加大对杰出科学家持续稳定支持经费的力度,使‘竞争性项目经费’和‘稳定支持经费’的结构在一个合适的比例上,营造能够长期潜心研究的环境,鼓励科学家大胆探索,打造一批敢于啃硬骨头的基础研究战略科技力量。
此外,杨卫还提到了支持经费的结构问题。他认为,在中央政府用于开展基础研究的资源配置中,呈现着重大项目与自由探索两头大,而作为传承起合的重点项目不足的腰鼓态。“每年用于重大专项的基础性研究有数百亿,每年新增的单PI主导的自由探索项目有数万项,用资也在数百亿,而对数额为数百万到两三千万的项目的资助仅有几十亿。我们的自主创新链不能出现‘中梗阻’。”杨卫认为,每年政府应增资100亿元支持500万元-3000万元重点重大项目,由自然科学基金于重点研发计划中实施。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Copyright 2015-2016 自贡市力尔机械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